首页 > 提问
提问
马来人有哪种传统乐器
传统 | 乐器 09/9/9 发布者:问答过客@天涯社区
回答
第 1 个,共 1 个
原始人



张世富



(一)原始人的发现 冯特没有在史前期的古人类方面花费多少笔墨,而是首先介绍德国学者、旅行家乔治·施魏因特富特 (G.Schweinfurth)于1870年沿尼罗河上游航行时,在上扎伊尔(Haut-Zaire)的蒙巴塔(Monbuttus)发现俾格米人(Pygmies),即非洲矮人。此外,他介绍的还有菲律宾的小黑人(Negrito)、马来半岛的内地部族──塞芒人(Semang)和色诺人(Senoi),以及锡兰(现斯里兰卡)的吠陀人(Vedah)、南非的布希曼人(Bushman)、安达曼群岛(Andaman)的居民等。这些民族都很可能和文明隔离了几千年。我们只能从相对的意义上说某种人是原始人。对原始人的判断是由他们的外表文化提供的,如在服饰、住所、食物、自制的工具、武器和其他生活中表现出来的文化。所以,冯特认为原始文化的标准基本上是心理学性质的。原始人是相对的原始,因为他们虽已具有某些文化的萌芽,但几乎都是自然赐予的。也正是这些最原始的获取,才使原始人从动物中分化出来。 (二)婚姻和家庭 冯特同意瑞士法理学家巴霍芬(J.J.Bachofen)的《母权》一书中的观点,即总的来看,原始人的婚姻有三个发展阶段:无婚姻或乱交,继而是女性优势或母权婚姻,最后是男人统治或父权婚姻。实际在今天仍有约五分之三的部族由母系追溯家世,而只有五分之二的部族是由父系追溯的。原始人的多偶婚姻的两种形式,一个是一夫多妻,另一个是一妻多夫。一夫多妻至今仍然存在,而一妻多夫在较原始的民族中才有发现,如澳大利亚南部土著和印度斯坦(Hindustan)南部地区土著,白令海峡一带的爱斯基摩人以及西伯利亚的楚克奇人(Chukchi)和吉利亚克人(Gilyak)。一夫多妻总伴有男子的两个因素──财产和权力。在一夫多妻盛行的野蛮人中,妻子成了丈夫的财产,可能被遗弃或交换。一妻多夫则是在女子稀少的地区发现的。女子的稀少又大都是由于一种罪恶的习俗──溺婴引起的,而主要牺牲者是女婴。自然的后果便是妇女数锐减。为什么要杀死婴儿?原始人为了谋生奋斗而无力抚养孩子,最好的办法只有保存有限数量的生命。在波利尼亚西(Polynesian),孩子只有落地超过一小时才禁止被杀害。有时,信邪的动机也起作用。男婴比女婴可能幸免于难,是由于男子在赛马、狩猎和战争中更为有用。马来半岛内陆的塞芒人和色诺人,锡兰的吠陀人,菲律宾的小黑人,中非的黑人,还有布希曼人,他们的聚居地相隔甚远,但他们的外表文化大都相同。他们处在人类文化的最低水平上,可一夫一妻是他们唯一的婚姻方式。 (三)社会结构 只要原始人的社会结构尚未受到较高文化的影响,可以说仍然过着类似牧群或游牧部落(horde)的生活,这意味着它仍然是一种无结构的而不是有结构的部落社会。这种特殊群体,作为一个相当大的社会群体只带有非常微弱的部族结构迹象,确定是原始时代的特有现象。一个牧群就是一个人群。这个人群中的关系是通过语言的共通性而确立并使关系得以保持的。没有人际交往,语言便不可能产生,语言当然也反过来加强了社会沟通。 使人群和兽群有所区别的是原始人的语言,以及和语言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心理活动──思维。 (四)语言和思维 心理学家很重视原始人的语言问题。语言和思维密不可分。所以语言的基本差异确实暗示思维有方向和形式方面的歧异。调查发现,原始部落最初的语言似乎大都已不复存在。吠陀人说的是僧伽罗语(Sinhalese)和泰米尔语(Tamil);塞芒人、色诺人和菲律宾的小黑人说的是马亚语(Maya);中非的俾格米人讲蒙巴塔语,而布希曼人讲霍屯督语(Hottentot)。这些人怎么会丧失他们原来的语言?这里发生的一切也是人所共有的生存竞争原理应用于心理现象的结果。可能是较强的人种把弱者最重要的心理创造物──他的语言,排挤出历史舞台。较弱人种的语言可能非常贫乏,而“屈服”于发展水平较高的语言。至于马来语(Malay)的广泛流行,似乎与多次的迁徙有关。然而,原始的语言也会不知不觉地对高级的语言产生一种反作用。在较优势的少数和较不开化的多数之间的竞争中,前者决定主要的词汇甚至语法形式,后者对发音会有决定性影响。霍屯督人(亦称科伊人,Koikoi)从布希曼人那里吸收了许多生硬的语言,但它也带有某些原始思想的性质。 手势语是一种原始的语言形式,这种沟通的手段能在文化较低的民族中发现,特别是那些由方言很不相同的部族组成的民族,要用手势彼此沟通。北美印第安人、澳洲人,甚至南欧的一些民族把手势语作为一种秘密沟通的重要手段。在使用手势语的人的动作中,脸部表情不仅有情绪反应,也有思想流露。原始人当中,特别在印第安人和澳洲土著中流行图解式(graphic)的手势语,即以在空中画图形的方式表现一个不在场的客体。手势语最重要的特征在于:不存在任何抽象概念的痕迹,只有感知的表象。不过,原始人的思维,甚至从它的开始,便顽强地向抽象概念迫近。印第安人的“真理”这个概念,是用食指直接从嘴唇向前方移动来表示的,这被认为是直言不讳的意思。 原始思维有两类观念:一类是观念储存库,是由日常生活的直接感知作用提供给意识的;第二类观念起源于情感,是向外投射到环境中的,它包括一切不能直接感知到的有关观念,是真正超感性的。 (五)早期的巫术和魔鬼的信仰 只要原始人的神话能站稳脚跟并产生影响,它便是由一种对巫术和魔鬼的信仰构成的。有两种动力引起这种信仰,这两种动力 是死亡和疾病。原始人认为生命是在某种程度上继续以一种神秘的方式驻留在尸体内的东西。因为这个缘故,死人对他而言,变成了魔鬼,一个看不见的东西,能杀死他或使他生病。除了魔鬼观念外,还有一种肉体灵魂的概念,意思是相信肉体是生命的运载工具。马六甲的塞芒人认为灵魂像一只鸟,在人死时飞入太空。原始人相信,魔鬼在身体内可以采取任何形式装扮自己,而骗人的巫医能利用这一点诡称把病魔当做一片木头或一块石头驱走。当吠陀人进入婚姻关系时,男方要给他的未婚妻围腰束上一根带子。这不过是一种“纽带巫术”,以确保他妻子的坚贞。遇患病时,通常将一根带子束紧在身体的某一病痛部位,另一端传送到一棵树上,相信那一病症会神奇地转移到树中。 (六)艺术的萌芽 巫术观念在一定意义上是投射到艺术之中的。原始人只有一种艺术发展到完美的高度──舞蹈艺术。起初,舞蹈是达到巫术目的的一种手段,然而它也能引起愉快,这使它又以娱乐的形式演出。原始人的舞蹈没有音乐伴奏,舞蹈的真正音乐伴奏是人的歌唱。 原始人对乐器几乎是一无所知。较复杂的乐器差不多都是从外界输入的,如马来半岛内陆部族的鼻笛,布希曼人的弦乐器。另一种乐器名叫牛吼器(bull-roarer),这实际上是一种乐音与噪音相混的乐器。 和巫术及魔鬼观念有联系的还有造型艺术。成为狩猎对象的动物刻在弓上或吹管上。马六甲妇女的梳子是极富于线条美的,它被认为是防御疾病的一种工具。布希曼人的绘画在性质上显然既不是巫术又不是装饰。布希曼人的原始洞穴绘画是回忆艺术(memorial-art)的作品。画这些画的人首先期望的是,把他经历的事情再现在他的记忆中,他无疑也希望能将这场景保存起来留给亲人回忆。 (七)智力特征和道德特征 原始人的智力和道德不是平行发展的。要理解一般的心理发展,并理解这些心理侧面之间的关系,人类文化的早期状况是特别重要的。原始人的智能曾经停留在一个非常低下的水平上。这不是他们在本质上的心理能力低下,而可能是由于原始人的需要的有限性。学者们都认为原始人最突出的特征是易于满足。还有一个原因是由于长期隔离状态而形成的环境条件的固结。一套风俗和习惯在一个民族盛行的时间越长,它也越难改变。 原始文化的特征在于它从太古时代以来一直没有进展,但这并不表明原始人的智力要比现代人低下。原始人寻觅、追捕和俘获猎物的手段足以说明他们的智力水平不低。弓箭的发明,从一种智力的观点看,并不比现代火器发明者的智力低多少。在近代马六甲的学校中,中国人、色诺人和马来人同在一校读书。在学生能力方面,中国人第一,第二为色诺人,第三为马来人。被认为原始的色诺人比被认为有天资的马来人能力要高得多。只是,原始人的智力是限制在一个狭窄的活动范围内,在这个范围内,他们的智力不低。 原始人是坦率和诚实的,不说谎,不盗窃。有人称原始人是世界上的婴儿民族,意思是他们具有童年的纯真。原始人的这种道德态度应归因于他们有限的需要。原始人在同周围民族相争时,道德表现则另是一样,往往表现出恐惧,然后是欺骗和恶意。这表明外部生活条件对道德的发展有极大影响。
09/9/9 发布者:34负担@天涯社区
您可能会感兴趣
浅析中国当代大众文化与艺术化教育
有多少孩子在学乐器
江门在哪里有乐器行呀,我想买把好的吉它
谁可以给一些关于马来西亚传统游戏---wau的资料?
小孩子学什么乐器好
登录
查看以下版本的问答:: 移动版 | 桌面版
©2014 Google - 隐私政策 -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