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提问
提问
求马来西亚争取独立的过程资料和照片?
历史 | 世界历史 | 作业 09/4/1 发布者:
回答
第 1 个,共 5 个
马来亚半岛从16世纪开始,相继遭到葡萄牙、荷兰等国的侵略。1786年英国入侵,20世纪初完全沦为英国殖民地。1942年日本占领马来亚,激起当地人民的英勇抵抗。日本投降后,英国在马来亚恢复殖民统治。1946年4月,英国玩弄“分而治之”的阴谋,把新加坡从马来亚划分出来,成为单独的“直辖殖民地”,并于1948年2月成立“马来亚联合邦”,联合邦的一切统治权由英王委任高级专员掌握,并对马来亚人民实行高压统治。1955年,英国宣布马来亚实行“部分自治”。1957年8月31日,英国同意“马来亚联合邦”在英联邦内独立。1963年7月9日,英国、马来亚、新加坡、沙捞越和沙巴在伦敦签署关于成立马来西亚的协定(1965年8月,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立了新加坡共和国),同年9月16日马来西亚宣告成立。

马来亚独立日图片:http://memorial.moonlightchest.com/11/merdeka.jpg

参考资料: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23207682.html?si=4
09/4/1 发布者:myhappymy@天涯社区
第 2 个,共 5 个
马来亚半岛从16世纪开始,相继遭到葡萄牙、荷兰等国的侵略。1786年英国入侵,20世纪初完全沦为英国殖民地。1942年日本占领马来亚,激起当地人民的英勇抵抗。日本投降后,英国在马来亚恢复殖民统治。1946年4月,英国玩弄“分而治之”的阴谋,把新加坡从马来亚划分出来,成为单独的“直辖殖民地”,并于1948年2月成立“马来亚联合邦”,联合邦的一切统治权由英王委任高级专员掌握,并对马来亚人民实行高压统治。1955年,英国宣布马来亚实行“部分自治”。1957年8月31日,英国同意“马来亚联合邦”在英联邦内独立。1963年7月9日,英国、马来亚、新加坡、沙捞越和沙巴在伦敦签署关于成立马来西亚的协定(1965年8月,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立了新加坡共和国),同年9月16日马来西亚宣告成立。

马来亚独立日图片:http://memorial.moonlightchest.com/11/merdeka.jpg

参考资料: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23207682.html
09/4/1 发布者:RHTVXQ@天涯社区
第 3 个,共 5 个
马来亚半岛从16世纪开始,相继遭到葡萄牙、荷兰等国的侵略。1786年英国入侵,20世纪初完全沦为英国殖民地。1942年日本占领马来亚,激起当地人民的英勇抵抗。日本投降后,英国在马来亚恢复殖民统治。1946年4月,英国玩弄“分而治之”的阴谋,把新加坡从马来亚划分出来,成为单独的“直辖殖民地”,并于1948年2月成立“马来亚联合邦”,联合邦的一切统治权由英王委任高级专员掌握,并对马来亚人民实行高压统治。1955年,英国宣布马来亚实行“部分自治”。1957年8月31日,英国同意“马来亚联合邦”在英联邦内独立。1963年7月9日,英国、马来亚、新加坡、沙捞越和沙巴在伦敦签署关于成立马来西亚的协定(1965年8月,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立了新加坡共和国),同年9月16日马来西亚宣告成立。
09/4/1 发布者:dgsl10408@天涯社区
第 4 个,共 5 个
马来亚半岛从16世纪开始,相继遭到葡萄牙、荷兰等国的侵略。1786年英国入侵,20世纪初完全沦为英国殖民地。1942年日本占领马来亚,激起当地人民的英勇抵抗。日本投降后,英国在马来亚恢复殖民统治。1946年4月,英国玩弄“分而治之”的阴谋,把新加坡从马来亚划分出来,成为单独的“直辖殖民地”,并于1948年2月成立“马来亚联合邦”,联合邦的一切统治权由英王委任高级专员掌握,并对马来亚人民实行高压统治。1955年,英国宣布马来亚实行“部分自治”。1957年8月31日,英国同意“马来亚联合邦”在英联邦内独立。1963年7月9日,英国、马来亚、新加坡、沙捞越和沙巴在伦敦签署关于成立马来西亚的协定(1965年8月,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立了新加坡共和国),同年9月16日马来西亚宣告成立。

马来亚独立日图片:http://memorial.moonlightchest.com/11/merdeka.jpg

参考资料: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23207682.html?si=4
09/4/1 发布者:玉儿好@天涯社区
第 5 个,共 5 个
通常,一些好话是等到上门作客时才讲的。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巴达威前日受邀为马华第54届常年代表大会贵宾,他为大会主持开幕时,讲很多很好话,赢得满场风采。

首相向全体马来西亚人保证,他推行的政策对各族公正平等,“过去我是平等的,现在我要看到平等,以后我还是平等的。”英殖民地时代的种族关系是一个典范,多被引以为喻,认为国人应回到1957年的精神,“五七精神”指的是华巫印三大民族争取独立时的精神。英人在殖民地对三族分而治之,二战之后,眼看三大民族团结一致争取独立,迫于形势,最后不得不交出政权。

还有十天,国家将大事庆祝独立50周年纪念,庆典与国家现状,构成有须重新检讨族群关系的必要。巫统副主席兼农业与农基工业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建议,国阵成员党领袖有须举行闭门论坛,讨论一些团体及政党提出敏感种族及宗教课题的事,检讨及持续社会契约,建立“国家新共识”,增强宪法原则,以加强国民团结。

资讯大道通车多年,越行越宽,言论空间亦越开越大,意见的表达亦越来越自由,以致网络言论及表达方式备受注意,行政当局正考虑是否全力对付网主拉惹柏特拉和最近通过幽管宣泄不满情绪的黄明志。有人认为,慕尤丁或借“国家新共识”以肯定政治现状,以新共识取代旧契约而再次出发。各人所见不同,事关各族大方向的论坛,只限国阵成员党闭门讨论而排除其他党团,如此方式已受议论。论坛仍于提议阶段,成果仍言之过早。

新经济政策已取得明显效果,对各族有深远影响,亦由民间折射到国阵成员党,再由党领导在不同程度予以表达,马华领导人近来对教育与宪法精神的表述,虽不至于显示国阵内部尖锐矛盾,却表明成员党有需对不同意见斟酌互动,进行更多内部“协商”。

首相在马华党代表大会上语气肯定地表明要回返东姑阿都拉曼、敦陈祯禄与敦善班丹当年代表三大民族争取独立时的“五七精神”,他提到当时的情景,说东姑告诉陈祯禄要去伦敦和英国人讨论独立条件时,华人领袖掏空钱包,把现钱、戒指和手表,交给东姑助其伦敦之行——这是为自由而表现的团结与牺牲精神。

英国人把政权交出,意味着让三大民族分享。独立50年来,分权问题一直是国阵成员党谨慎处理的问题。首相驳斥槟州巫统对首长轮任制所提建议,表明槟州须维持现状而力保华人首席部长地位,此举被视为维护前敦拉萨与民政党及其他成员在70年代对共享槟州政权达成的国阵精神。

对新经济政策保留30% 股权予土著及大部分政府工程合约交予土著承包的问题,首相说政府日后将优先考虑交予跨族联营公司,以纠正土著和非土著工程分配失衡现象,使各族承包商“真正合作”,这里的“真正合作”是相对于“阿里峇峇”华巫联营方式而言,也就是说,土著公司成为非土著公司代理,代为投标竞取工程。

新的合作形式,将是土著与非土著真正结合,共承风险,同负盈亏。联营企业不一定要30%土著参与,结构由伙伴本身决定,可能是巫华、巫印、华印,甚至是巫华印三族一体,结构多样,比率不一。

政府工程优先交跨族联营公司,日后将促成新的跨族合作形式。有先见的土著,应先与非土著结合,并在工程估算、投标竞争、施工监督、人力资源、风险管理、盈利善用各方面好好学习;开始时可从小做起,成长后再反客为主,立足大马,放眼世界,确是土著在走向全球化的必经之道。 在马来西亚近代史上,曾产生两代的学生运动领袖:其一即1960至1970年代、以马来亚大学作为大本营的学生运动,而迄今仍让人津津乐道的学运领袖包括安华依布拉欣、希山姆丁莱斯、依布拉欣阿里、辜瑞荣、吴建成、杨文波(杨白杨)等。

其二则是1998年开始、随着安华被革职事件爆发而萌芽的新一波学生运动。除了当时成立的马来西亚青年学生民主运动(学运)之外,当时参与的学生组织包括半岛回教学生联盟、全国回教学生协会、马大前进阵线、工大华裔学生理事会、工大前进阵线等,还有后来相继在理大、博大、拉曼学院等成立的学生前进阵线。

随着这一波学生运动所栽培出来的华裔学生领袖,计有杨凯斌、沈志勤、江雍年、庄白绮、王敬文、李凯伦、陈弘宾、蔡尚群、邱涌耀、曾敏凯、蔡志发、蓝志峰、王善晖,还有后起之秀如郑立慷、马丽怡、马嘉慧、吴仲顺、林秀凌、江伟俊、黄智敏、蔡依霖、苏淑桦、林仕妆、王德齐、傅后特等。

我把这些人统称为“学运世代”,甚至亦可称为“烈火莫熄”世代。他们基本上都是在1998年前后进入大学或学院,见证过“烈火莫熄”改革运动的风起云涌,并且对当时的政治现状与政体曾有过深刻反思,希望通过满怀理想与热情改变社会现状,试图通过解构再重组的方式,建设一个更美好的马来西亚。

尽管他们曾经受到校方压迫,甚至有者被带上校园法庭审讯,然后面对警告、罚款、停学或被开除的命运,但这些不愉快的经验和经历,造就了“学运世代”关爱社会大众并诉诸行动的坚强个性。

他们曾经三五成群结队走上街头、曾经派传单或拉布条而面对警方或校方阻挠、曾经跟校园保安人员玩抓迷藏,然而他们如今都走了出来。有者就投身职场、媒体或商圈,有者就投身非政府组织,有者干脆选择通过政党的平台,继续展开他们还未完成的斗争……

我敢说他们都是在政治上早熟的一群。当许多人还在像“幼稚园大学生”般死读书、读死书之际,他们就选择参加校内的非注册组织,尝试把民主和人权的种子撒遍在校园大地。除了反对大专法令之外,他们更反对内安法令、官方机密法令、出版及印刷法令、煽动法令,哪管这些声音可能非常微不足道。

我曾经参与过他们、曾经策划抗议校方蛮横与专制的示威行动、曾经因为到法庭声援被校方开除的学生而被母亲骂个臭头,搞不好可能要面对停学或被开除的下场,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如今,我还准备通过民主行动党平台继续个人还未完成的使命。假以时日,“学运世代”肯定是马来西亚政坛上,一颗又一颗最闪耀的明星。

“学运世代”绝大多数都投身在野党,反之对执政党基本上都不屑一顾,主要原因是他们早已见识过执政集团腐败的一面,另一个原因是他们根本不想与种族性政党为伍。他们相信通过多元种族打破各族之间的藩篱,才能够继续推动这个国家改革前进。

这也难怪胡渐彪最终会选择加入马华,可说是性格使然所造成。虽然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黄家定的新闻秘书吴健南,曾经在大学时代跟“学运世代”沾上边,但其跟马华所号召到入党的专业人士一样,无论如何都比不上那些具有正义感,而宁可选择加盟在野党的“学运世代”。

目前,在人民公正党旗帜下活跃并崭露头角者,计有林秀凌(现任媒体协调主任)、沈志勤(在安华办公室任职政治协调员)、郑立慷(怡保德遮州选区协调员)、王敬文(公青团槟州团长)、蔡尚群、黄汇珊(党报行政主任)、颜贝倪(巴都区服务中心行政主任)等。

在民主行动党活跃的则有陆兆福(现任森美兰罗白区州议员)、陈弘宾(柔佛州社青团秘书)、陈弘缣(在沙巴斗湖一带活跃)、刘镇东等。至于马来西亚人民之声协调员朱进佳,则在未获注册的社会主义党活跃。

可以肯定的是,“学运世代”不乏有好多人即将在来届全国大选初试啼声。这些备受看好有机会上阵者,计有林秀凌、郑立慷、曾敏凯、刘镇东、王敬文、陈弘缣等,当然还包括我本身在内。

这些初试啼声的“学运世代”能否突围而出,目前还能难下定论。一旦这个新的政治流派有机会在政坛出头,他们相信必能发挥出无限的影响力,同时以他们所具备的社会历炼和政治勇气,加速推动整个国家的改革进程。简言之,“学运世代”就代表着这个社会的改革希望,而且不会被沉重的历史包袱所拖累。

虽然“学运世代”走出了校园,但是他们都走进了社会,纷纷扛起了推动社会改革的大旗。面对未来,“学运世代”无可避免要在政坛崛起、在社会出人头地,甚至成为各政党及社会的接班人。但是我们的社会大众,又会否慷慨地给予他们最具体的支持呢?
09/4/2 发布者:黄阿清@天涯社区
您可能会感兴趣
如何端正入党的动机以实际行动争取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
怎样争取别人支持自己
通过教育培训,自己如何以实际行动争取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
计划生育协会如何争取党政领导的重视
离婚女方需要争取到什么
登录
查看以下版本的问答:: 移动版 | 桌面版
©2014 Google - 隐私政策 - 帮助